青春风采
缤纷校园
青春风采
学生天地
首页
>> 新闻动态 >> 青春风采
青春风采  
米沙(哈萨克斯坦):人生路上,阅读让我“望梅止渴”
发布日期:2017-04-27 浏览次数: 字号:[ ]

米沙:人生路上,阅读让我“望梅止渴”

文/王昊、高倩倩

图/由受访者提供



    人生之路漫漫,迷惘与失意常有。他通过阅读,从一本本经历过历史检验的书本里,看到了伟人们关于改变世界的想法,便也随之产生了自己的理想,这便是那诱人的“梅”。然后他认真思考,反问自己,想象出自己的“乌托邦”,燃起斗志的火花,远离曾经饥渴迷茫的状态,“迫切地想要做些不一样的事情”。

    米沙,来自哈萨克斯坦的俄罗斯族同学,2013年秋来北语交换一年,目前在北京语言大学攻读国际政治专业研究生,曾获得哈萨克斯坦全国东方学专业比赛冠军。

    四月天,正是风熏日暖。我们和本次的采访对象米沙约在小付咖啡厅,这个隐匿于综合楼一楼大厅尽头的地方,周日上午仅有两三人,或在捧书细读,或在低声笑谈,或在静坐遐思,一切都刚刚好,咖啡香味若隐若现,我们就这样开始了本次的采访。


    “你怎么能拒绝他呢?”

    米沙来中国仅三年时间,但是汉语已经说得相当流利,我们全程中文交流。米沙在哈萨克斯坦上大学期间便主修东方学专业,后来又在其中选择了中国方向文学,当问及最喜欢哪位中国作家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回答是老舍和鲁迅。他赞叹道,“鲁迅先生在当时能够用白话写出《狂人日记》,并且刻画出那么一个激情澎湃的狂人,然后去直言一个民族的弊病,真的很棒!”

    后来,米沙读到老舍的《猫城记》时,他从中得到了一种新的阅读体验,他分析说,老舍在用一种全新的魔幻的手法启迪读者。老舍的文章“从来都不是从政府的立场出发,而是从百姓的角度出发”,更重要的是,他不仅仅指出来问题是什么,而且分析为什么,思考怎么办,他在用心去面对整个民族。“这不是批评,而是发现”,自此之后,他便更加喜欢老舍的作品了。他笑着说,“你怎么能拒绝他呢?”那笑意已经溢到了眼角。

    然后米沙又分享给我们一部他特别喜爱的作品——《阿拜箴言录》,这本书主要是哈萨克斯坦作家阿拜的一些哲学思想,“每每重温,都会体悟到中哈之间文化特性的不同”。他又由此书介绍到哈萨克斯坦的很多文学作品都是由一些短小精悍的故事组成的,会用简单直白的语言对人的“色相”进行描述,篇幅虽然少,但是恰恰给读者留下了大量的思考空间,微言大义,让人在不同的时刻会有不同的体会,并且关注点多在形而上的哲思,同时对人生、宇宙发出天问。

    相比较而言,他表示,中国的很多文学作品,语言委婉含蓄,而且内容会着眼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很注重家庭观念。比较典型的便是《红楼梦》,庞大的家族,数不尽的轶事,悟不尽的哲理。谈到这,他抚额笑着,引得采访气氛活跃起来。突然他又话题急转,“价值观不分民族,历史都是人民发展的过程”,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而他们文学里所刻画的民族心理都折射出这个国家的状态;每个国家的文学特点是由它的历史决定的,反过来又成就了这个国家历史的一部分,因此我们应当尊重各国的文学。


    “感觉自己是一个特别的人”

    在世界读书日这天进行采访,当然不会回避近些年的“纸质阅读”和“电子阅读”之争。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低头族”已经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了。米沙解释说,这并不是因为大家不愿意阅读,只是因为没有养成阅读的习惯。“失去阅读,就是失去了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如果没有阅读,人们就很难发展。”他提到,在他们国家,大家普遍认为一个人哪怕在物质上十分匮乏,只要他是一个热爱阅读的人,是一个精神世界丰富的人,那么他就是最富有的人。

    对于他自身而言,他很感谢大学的时光,正因为大学时开设有专门的文学课,在老师有方向的指导下,他有机会深入、广泛阅读各国经典作品。比如说,老师给他们推荐的《红鞋》《鱼王》等书,它们都是名家对其几十年人生的浓缩,身为孩童可能不会理解它们,但是大学之后,随着生活的体验增多,自身也有了一定的阅历,才能够有深刻的理解。米沙提到一句让他印象深刻的俗语,“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好好珍惜大学这个“学习之村”,大量阅读,充实自己。    

    米沙看书时会对看书的环境有一定的要求,他觉得看书的时候最好把桌面清空,手边最好不要放手机等电子设备,看书的时候就要静静地、专注地看书,读到精彩的地方便用笔勾画,留下批注或是笔记,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书会给你赠送一种喜欢的感觉,赠送一种体验”。他很享受看书的过程,“看书的时候,我会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王者,无论平时怎样,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特别的人”,他边说着边模拟自己手中有一本书,双手捧起,他说,“那感觉就像在看一场电影”。

    当问及在哈萨克斯坦是否真的像一些媒体报道所说会有司机在等红绿灯的时候看报纸时,他笑着说,并没有很普遍,不过近些年在哈国也有一些以阅读为主题的电视节目,很是受欢迎,可能是整个社会也感受到了智能手机对传统纸质阅读的冲击,大家都在反思,因此引起了这种节目热,引导大家一起关注阅读。此外,他觉得,在阅读季,单单进行标语宣传是不够的,可以举办一些类似书籍展览会的活动,比如,在读书文化节的时候在公共场所办一些展览,一个展台专门介绍一本书或是一位作家,这样会更有意思,也让人们在初步了解之后再决定深入探究,这样也许更能激发全民阅读兴趣。


    “用两只眼睛去看东方和西方”

    本科期间,哈萨克斯坦的老师告诉他,要想学好外语就要先学好母语,因为你母语的水平变高了,你个人的思维方式、说话方式、写作方式才会提升,进而影响你的外语水平,而提高母语水平的最好方式便是阅读,这也是他来中国仅仅三年汉语就说得如此流利的原因。

    当然了,阅读不仅仅是影响一个人的语言能力,更是“真正了解一个国家文化的窗口”。一个国家的文学就是一个国家文化的缩影,像他在哈萨克斯坦,已经阅读过儒家、道家、墨家等诸子百家的作品,因此在来中国之前就在脑海中对它进行了大致的描绘,同时也让他在研究东方学的时候更加地得心应手。他满意地感叹道,“以前我是用一只眼睛去看西方,但是现在我可以用两只眼睛去看东方和西方了”。

    回想起刚刚到北京的时光,他记得周末闲暇时他会去北京的街巷胡同里走一走,当亲眼看到、触摸到老舍书中所描述的一砖一瓦时,他才对老舍书中的话感同身受,仿佛那一刻真正走进了一个作家心里。米沙还问我们是否去过圆明园,并感慨道“北京的这些建筑不是因为时间的原因损坏,而是因为历史。”

    采访接近尾声,米沙用“望梅止渴”来形容阅读。人生之路漫漫,迷惘与失意常有。他通过阅读,从一本本经历过历史检验的书本里,看到了伟人们关于改变世界的想法,便也随之产生了自己的理想,这便是那诱人的“梅”。然后他认真思考,反问自己,想象出自己的“乌托邦”,燃起斗志的火花,远离曾经饥渴迷茫的状态,“迫切地想要做些不一样的事情”。不论最后是否能大块朵颐,都能像当时曹军那般重振旗鼓,“乘此得及前源”,到达生命的绿洲。

    谈到他即将要出版的第四本书,他十分高兴。在他的祖国每个人都有一个信念,活着,便要成为一个有价值的人。就像哈萨克斯坦大地上流传的箴言所说,他也有志于在短暂的人生烛灭时,被历史记住自己的名字,就像老舍和鲁迅一样,正是留下了那么多的好作品,才让世人记住了他们。这也许是每个人的渴求吧,无论他是否热爱阅读,他都想为这个世界留下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但是毫无疑问,如果我们热爱阅读,那么我们能够拥有更多的想法。


    对于生活在北语的每个人来说,大家的目的不仅仅是学习几门语言,而是希望利用这个大环境去了解一个国家的文化,希望“用两只眼睛去看东方和西方”,在东方和西方文化中保持独立中立的姿态。其中的途径不局限于结识外国友人,阅读也是去了解一个国家文化的明智之举,米沙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中文书籍翻译成哈萨克语,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春之美丽,不仅仅是因为一树一树的花开,更是因为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抱有无限的好奇求知之心,都存有一颗热爱阅读的心,也都想为社会做一些贡献。那么在这人间的四月天,满城春色,不如阅读,采撷更多的理想之“梅”。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